欢迎进入威信县人民政府网站!
县内新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要闻动态 >县内新闻
6位东莞扶贫县长在昭通的苦与乐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昭通日报  点击数:4058
编者按:

情系乌蒙贫与苦,迈步东西协作路。

根据国家东西部扶贫协作部署,东莞对口帮扶昭通6个县区。在东莞帮扶下,昭通已有5个县区脱贫摘帽,15.99万未脱贫人口实现“两不愁三保障”,104个未出列贫困村及镇雄县均达到出列和摘帽标准。

连日来,南方+记者走访昭通6个县区,推出《走读莞昭协作》系列报道,呈现乌蒙山区群众的新生活,记录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动人故事。

选派最有能力的干部,演绎最有情怀的故事,留下最难忘的扶贫记忆。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东莞尽锐出战,从各单位、各镇街上报的人选中,激烈竞选,优中选优,为脱贫攻坚提供坚实的人力保障。

2018年以来,东莞援助昭通6县区的扶贫副县长,深度融入昭通,想贫困户之所想,急地方发展之所急。在他们引领和推动下,昭通6县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南方日报专访了6位扶贫副县长,倾听他们扶贫路上的苦与乐。

服务企业,从“跑腿”做起

镇雄县副县长、东莞市自然资源局副局长张伟华

近年来,我们成功引进东部企业到镇雄县设立14家公司,开办20个扶贫车间。截至今年6月,企业实际投资超过1.7亿元,先后吸纳贫困户劳动力1178人就近就业。我总结就是8个字:真诚感召,真情服务。

自2018年年底,我认识了广东潮洲宝涛公司苏礼宏先生后,通过多次坦诚的交流,用真诚感动了苏先生。2019年春节后,苏先生及其家人应邀到镇雄县来考察,受到了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亲自接见洽谈。正是这种真诚,让宝涛公司下决心来镇雄投资。镇雄宝涛服装有限公司成为了昭通市和镇雄县第一家港资企业,也是第一家产品百分之百出口的企业。苏先生多次表示:“要不是镇雄县的真诚感召、真情服务,我们不会来这里投资产业,毕竟路途遥远,物流成本高,缺乏产业链配套,要经营好困难不少。”

2019年7月,偶然听到镇雄一位同事说他有个亲戚在东莞办厂,我敏锐地捕捉到这条信息,立即与其联系推介。通过一番电话联系后,我立即安排回莞走访东莞豪亿光电有限公司。公司李董事长及其夫人均是镇雄县林口乡人。我8月登门拜访,并在这期间每天保持沟通联络。2019年11月,豪亿光电有限公司公司正式与县政府签订“镇雄县民心光电项目”协议书。

项目签订了协议,还只是长征路上迈出了第一步。例如“镇雄宝涛服装有限公司呢噜坪扶贫车间项目”从办理营业执照就遇到了困难。主要原因是该项目是港资项目,昭通市一些部门和机构没有办理过这一业务。我与昭通市市场监管局、市外管局、市农业银行等机构协调,逐一破解各种困难和问题。期间,由于办理执照尤其是办理外汇账户、项目用地场平、项目规划设计等方面的手续超出了香港投资者的预期,造成宝涛公司的老板打退堂鼓。我饱受压力,做了大量认真细致的思想工作,帮助解决立项、供电、供水、环境保护评价等。

2019年11月,我陪同东莞豪亿公司李董事长夫妇到镇雄县市场监管局,顺利办好镇雄民心光电有限公司工商营业执照。此后,我持续跟进该公司报税、土地出让、地块平整、用电、用水、规划设计等全过程,为企业提供“保姆式”服务。

企业就像自己的孩子

昭阳区副区长、东莞市委市政府接待办副主任赵玮辛

多年帮扶下来,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条去村子里的路,太惊险、太印象深刻了!2018年5月我来到昭阳区,第一件事情是下村调研,从县城到最远的一个村子要4个半小时的路程。

路远不要紧,最让我害怕的是路陡多雾,旁边又是悬崖。有一次带专家到村里调研的路上,遇到下雨,路上还有团雾,能见度不到10米,我坐在车上感觉像是开着车在空中飞。

司机是本地人,他开得很快,虽然一直说没事,但就是感觉弯弯曲曲的路上,我们一直是雾里来雾里去。偶尔一扭头,还看到旁边的悬崖,那种感觉太恐怖了,毕生难忘。但正是当时这段经历,让我感受到了易地搬迁有多重要。

扶贫期间,有很多快乐的时刻。看着昭通立时技术有限公司扎下根来了,就感觉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独立一样,那个瞬间很高兴。如今,昭阳已经引进了12家电子信息企业,产业集群初具规模。

从2018年8月开始,我几乎每周都要去一次去立时公司,问问他们的情况。立时是第一个引进的电子信息类企业,他稳得住,别的企业才会进来,但是压力很大。

有哪些优惠政策、补贴怎么发放……当时我们一个一个办公室走,一个个文件过,也正是在立时的引进中,我们才摸索出了系统的、规范的招商政策。

今年上半年,我像以前一样走到立时了解情况,当我听到他们老板说企业开始盈利了,我激动得站了起来,看着自己一手引进的企业从亏本到盈利,那一刻简直太开心了。

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老党员,到了我这个年龄应该不怕苦不怕累,工作上确实不觉得苦,但生活上,我是别人的妻子、女儿、媳妇也是妈妈,但我对家庭亏欠太多。最苦的时候是去年,我89岁的公公不小心摔断了腿,如果不做手术,整个人就要一直在床上躺着。

当时的手术很重要、风险也很高,我应该去医院在他们身边,但当时国家扶贫办正好抽查到昭阳区,我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组昭阳地区的组长,这个时候我怎么能离开呢?幸亏老爷子的手术顺利完成了。但是今年上半年老爷子走了,我是在昭阳收到的这个消息,我又没有陪在他身边。我母亲和孩子,这几年都没有陪他们,我都很亏欠。

帮助1100多人重见光明

鲁甸县副县长、东莞市滨海湾新区党工委委员钟雅哲

在扶贫过程中,经历过很多困难,最难过的事莫过于付出了很多努力的投资项目,却没有办法落地。

我们引进一家广东企业,有意向投资几十亿元,在鲁甸建设一座极有特色的云端酒店,带动本地休闲旅游业的发展。这家企业也很积极,前后到鲁甸考察对接了不少于10次。然而,因为公益林、基本农田、生态红线等的限制,这个大体量的项目找不到合适的承载地,最终只能搁浅,非常可惜。

鲁甸新街镇生态环境优良,旅游资源丰富,非常适合建成旅游小镇。我邀请东莞市规划设计院,免费为新街镇做了一个旅游小镇的规划,计划引进投资2亿元。然而,因为全县目前没有一个完整的地形图,需要重新测量。但如果重新测量费用太高,会加重企业的成本负担。这个旅游小镇还在积极推进中,困难也非常大。

最开心的一件事,是引进东莞优质的医疗资源,帮助鲁甸的1100多个贫困户重见光明。过去,鲁甸县医院的眼科设备条件和技术有限,复杂的手术都不能做。我从东莞引进东莞光明眼科医院团队,成立了鲁甸东莞眼视光诊疗中心,主要为贫困人群做白内障手术。截至2020年9月29日,这一白内障患者治愈数据已经增加至1110位。我们还设立了贫困儿童配镜基金,引导社会力量捐款400多万元。一个人重见光明,一个家庭就有了脱贫致富的希望。如今,不仅鲁甸的患者来就诊,很多外县的患者也慕名而来。看到这1千多名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我深切感受到了扶贫工作的价值。

引导东莞的职业教育资源来帮扶鲁甸,也是非常难忘的一项工作。因为职业教育能够立竿见影地帮助很多年轻人就业,促进很多家庭脱贫。一开始,我们计划引进一家东部的民营企业,在鲁甸建设大专中职院校。后来这项工作得到了昭通市的重视,直接上升为全市的行动。东莞和昭通两市签订《东莞市、昭通市职业教育机构结对共建框架协议》,东莞职业技术学院也与昭通职教中心开展对接帮扶。如今,昭通每年向东莞输送1000多名中职学生,在东莞就读。这些学生毕业后可以回归家乡,成为促进本地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将农产品做到极致

巧家县副县长、东莞市公路事务中心副主任卢广基

2018年,我刚到巧家时,感到非常迷茫。当时,巧家没有通高速,要从昆明颠簸6个小时才能到。巧家是云南28个深度贫困县之一,排在第6。我用3个月时间,走完了巧家16个乡镇100多个村。巧家以农业为主,大量人口外出务工,农产品不成规模体系。到底应该发展什么,当时很迷茫。联系了一些东部企业到巧家考察,但很多企业负责人说,到这里投资肯定亏本,宁愿捐钱也不愿投资。

怎么办?经过长期的思索,我发现如果将巧家的农产品资源,与东部广阔的市场空间结合起来,就大有文章可做。

巧家是养猪大县。我们引进全国最大的养猪企业广东温氏集团,在巧家建设现代化的养猪基地。这个基地科技含量很高,采取封闭式精细化管理,自动化供料喂养,保证恒温恒湿,有村民调侃说“这里的猪住的是‘五星级’养殖场”。如今,巧家已经跟东莞签了1亿元的生猪销售合同。每当生猪出货,我们都会开心地说:“巧家的‘二师兄’到了。”

在温氏集团破局后,今年9月底,东莞市望家欢农副产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联手湖南鑫广安农牧股份有限公司,与巧家县政府签订协议,总投资11.33亿元,发展“生态养猪+绿色蔬菜”种养循环项目。几十万头猪的粪污,将作为资源回收再利用。这个项目在洽谈过程中,差一点夭折,我积极协调各方,终于促成项目落地。我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

我们将这种龙头企业带动农业发展的模式,推广到更多的农产品领域。发展1万亩草莓产业园,带动7千多人就业,其中绝大多数是贫困户;与东莞邮政合作,将省级非遗小碗红糖包装成文化产品向全国推广,今年1到8月已经销售600多万元;将传统的蜂蜜开发成适合城市白领食用,设计包装受年轻人喜爱的蜂密饮品,如今一斤蜂蜜可以卖几百元;土豆、花椒、党参,越来越多巧家的传统农产品,在龙头企业的推动下,摇身一变,成为了东部市场的抢手货。

这些优质的农产品,洽洽是东部地区市场最缺的产品。我们发挥消费扶贫的作用,通过完善包装、申请品牌、区域合作、直播带货、盘活供销社等各种方法,推动巧家农产品出深山。今年消费扶贫的总金额估计不少于6000万元。

扎根攻坚热土 奉献扶贫真情

彝良县副县长、东莞市卫生健康局副局长罗小勇

彝良山高坡陡沟深,而且常年有滑坡碎石坠落,至今仍然不通高速路,尤其在雨季,可以说每次出行都冒着危险,当地司机都笑称:高高的山,弯弯的路,不怕死的扶贫干部。层层大山,重重浓雾,困住了山里人、锁住了梦想和理念、阻碍了经济发展。 

初到彝良,看到这里落后的教育和医疗、卫生条件状况,让我非常揪心。例如,许多贫困村的小学基础设施非常差,有的甚至没有住宿,较远的孩子走山路达四、五个小时。为了让山里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这些年,我们帮助他们改善教育设施环境,新建、扩建校舍,完善学校设施和教学环境。同时,主动对接协调各方社会组织,开展形式多样的支教活动并创新组织了“走出大山看中国”和 “我的教育梦” “夏令营”等活动,为大山深处的教师和学生打开了一扇窗,开拓了视野和眼界。

健康扶贫工作也是我较为关注的,除了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投入,还多方联系社会各界捐赠药品和医疗设备,较好的改善了当地医疗设施条件,促进了医疗资源优化配置,推进优质医疗资源向乡村前移,实现了县域内分级诊疗和远程医疗县乡村三级全覆盖,有效破解了深度贫困地区医疗卫生服务“最后一公里”难题,远程医疗“乡乡通”试点得到国家和云南省卫健委的充分肯定。同时积极协调专业医疗团队、人员开展专业技能培训,推广东莞先进的医疗服务理念,真正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伍。

针对彝良县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产业发展相对滞后。我们充分利用扶贫协作政策,改善交通和物流条件,弥补彝良产业方面的短板,为产业发展奠定必要的基础。引进深圳世彭汇实业有限公司、东莞云品家等企业,开发了天麻精华素、天麻面膜、天麻饮品、天麻睡眠喷雾剂等农产品深加工。去年天麻产业综合产值20.3亿元,其中加工产值11亿、种植产值8亿多元,带动贫困户户均增收5200元。

目前,投资2196万元,在彝良最大的搬迁安置点修建了东西部扶贫协作扶贫车间,成功引进4个东部企业进驻,涉及到种植、服装、农产品加工、电子、养殖、市场交易、电子商务等行业,实现了“零”的突破,并分别在荞山等乡镇也投资626.45万元建起三个扶贫车间,让贫困户实现就近就业。

难忘贫困户新房里土鸡蛋的香

威信县副县长、东莞市水政监察支队支队长赖清华

多年帮扶,我印象最深刻的事还是刚来的时候,看到这边的干部白天忙下乡,晚上回来时才有时间开会,大家都调侃说是“夜总会”。从十几个人的会议到上百人的会议,刚开始扶贫那几年,每周都有两三场,开到夜里12点多很正常。

当时,大家白天走家串户,上山下乡,挨家挨户地调查用水、教育等“两不愁三保障”的问题,有时候村民不在,需要跑好几次才能解决问题。到了晚上,根据白天收集的情况,讨论解决办法,一个孩子的辍学问题,可能就是要涉及村、镇等各个部门。这几年里,威信就有3三位扶贫干部病倒在工作岗位上。

在这边做扶贫工作,真说不上苦,来之前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来了后不管在生活还是工作上,都不觉得苦。工作中虽然会遇到很多挫折,但不能说是苦,更多的时候觉得很无奈。

在威信县城旧城镇松林村,有一户五个孩子的人家,其中一个孩子是智障,另一个孩子因舌头粘连,发不出声音。去年,我们带着东莞的扶贫医生一起去他家了解情况,建议给孩子做一个手术,当时父母答应了。但就在上手术台之前,家人反悔了,觉得有风险不能做。可是从医生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手术并不复杂,但是家长坚持不做。那种想帮都帮不了的感觉,很痛心、很无奈。

下乡还能看到很美的风景,对比山上的老百姓,我们在东莞的生活真是太幸福了,来这边后,个人的幸福感是增加的,这也是扶贫工作的一大收获。

扶贫工作中最开心的事情,是看到自己参与过的一个个帮扶项目的完成并发挥帮扶效益,大的如投资上千万的安置小区完成,看到百姓搬进新居的喜悦时,产业项目的投产,看到百姓能就近就业时。小的如联系身边的朋友与贫困学生家庭建立一对一的帮扶时,每完成这样一件事,都让我感到无比开心。

前几年在村里推行安居工程,在威信县最远的一个村子里,每户人家2万元,共有100户人家被补贴。后来我们又去村里,好多村民给我们煮土鸡蛋,在他们的新钢筋水泥房里吃,味道很香,让人难忘。以前山村人畜混居,房子低矮潮湿,这样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